龙应台《目送》经典语录_经典语录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茶余阅读站

龙应台《目送》

1、九十三岁的眼睛和四岁,竟是同一双眼睛?灵魂里,还是那看《史记》的孩子,深情而忧郁的青年?

2、拜祭,终究也只是生者的一份安定。

3、在暂时里,只要假定性的永世和不敢担心的永久。

4、,是个最高档的全职、全方位CEO,只是没人给薪水而已。

5、金门的美,怎样看都带着点无言的忧伤。一栋一栋颓倒的洋楼,屋顶垮了一半,残破的院落里柚子正满树摇香。假如你踩过破瓦进进客厅,就会看见中断壁下压着水渍了的全家福照片,褪色了,惨白了,逝往了。一只野猫静静走过墙头,日影西斜。

6、不是渐行渐远,而是有一天终要重逢。

7、有些路,只能一团体走。

8、幸福就是:生活中不用时时恐惧。

9、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冲刺一百米,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:你跌倒时,怎样跌得有尊严;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,怎样清洗伤口、怎样包扎;你一头栽下时,怎样医治内心淌血的创痛,怎样取得心灵深层的宁静;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,怎样拾掇?

10、一团体固然寂寞,两团体孤灯下无言绝对却可以更寂寞。

11、工夫是一只躲在黑暗中的温顺的手,在你一入迷一模糊之间,物走星移。

12、幸福就是,生活中不用时时恐惧。幸福就是,平常的人儿照旧。幸福就是,早上挥手说“再见”的人,早晨又平往常常地回来了,书包丢在同一个角落,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下。

13、人生由淡淡的悲伤和淡淡的幸福组成,在小小的等待、偶然的兴奋和缄默的绝望中渡过每一天,然后带着一种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‘懂’,作最初的转身分开。

14、我们这一代人,错参差落走在历史的山路上,前后拉得很长。同龄人推推挤挤走在一块,或相濡以沫,或怒目相视。年长一点的默默走在前头,或踌躇彷徨,或淡然而果断。前后虽隔数里,声气委婉相通,我们是用一条路上的同代人。

15、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利的测试。

16、空荡荡的街,只要我,和那生了我的女人。

17、文明和野蛮的中隔线,单薄,混沌,而且,一扯就会中断。

18、怎样就晓得,你活得比我长呢?工夫才是最初的法官。

19、只能想象,他的内在世界和我的一样波涛深邃,但是,我进不往。

20、我渐渐地、渐渐地理解到,所谓母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时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

21、关于行路的我而言,已经置信,已经不置信,本日此刻也仍然在寻觅置信。但是面对工夫,你会发现,置信或不置信都不算什么了。

22、“一切其他的人,会阅历结婚、生养、任务、退休,人生由淡淡的悲伤和淡淡的幸福组成,在小小的等待、偶然的兴奋和缄默的绝望中渡过每一天,然后带着一种想说却又说不来的‘懂&rsquo,经典台词;,做最初的转身分开。”

23、我们都晓得了,母亲要回的“家”,不是任何一个有邮递区号、邮差找失掉的家,她要回的“家”,不是空间,而是一段光阴。

24、冬夜的街,很黑,犬吠声自远处幽幽传来,听起来像低声呜咽,在解释一个说不清的痛处。

25、一团体走路,才是你和景色之间的独自私会。

26、但凡出于爱的急迫都是可以原谅的。

27、你能想象比‘被物质撑得过饱后的淡然’更贫乏的存在形态吗?

28、人对自然、对生命过度地暴虐、亵渎之后,他终究还有什么依托呢?假如英勇首领们的心里深埋着仇恨和野心的地雷,敏感的阿拉伯芥又救得了几个我们心疼的孩子呢?

29、有一种寂寞,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,一条知心的狗,或许就可以消减。有一种寂寞,茫茫天地之间余船一芥的无边无边无下落,人只能各自孤单面对,素颜修行。

30、斜坡上的杂化野草,谁说不是一草一千秋,一花一世界呢?

31、不是渐行渐远,而是有一天终要重逢;你的名字,清楚地留在世纪的史记里。

32、假如迷信家能把一滴眼泪里一切的成分都复制了,包括水和盐和气息、温度——他所复制的,请问,能不能被称作一滴“眼泪”呢?

33、只要一团体能听的音乐,是一扇紧闭的门。

34、太疼的伤口,你不敢往触碰;太深的忧伤,你不敢往抚慰;太严酷的严酷,有时分,你不敢往凝视。

35、我渐渐地、渐渐地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时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步消逝在小路转弯的中央,而且,他用背影通知你:不用追。

36、有些事,只能一团体做。有些关,只能一团体过。有些路啊,只能一团体走。

37、修行的路总是孤单的,由于聪明必定来自孤单。

38、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,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:你跌倒时,怎样跌得有尊严;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,怎样清洗伤口、怎样包扎;你痛得无法忍耐时,用什么样的表情往面对他人;你一头栽下时,怎样医治内心淌血的创痛,怎样取得心灵深层的宁静;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,怎样拾掇?

39、他似乎在听一个不可及的,又似乎在夜行暗路上忽然闻声熟习的声响,悄悄呼唤本人的名字,带点不可思议的向往与情怯:是啊,太湖边,柳树下,线装书……

40、在伟大和理想里,也必有宏大的美的能够吧。

41、世上六十亿人里,没有追求幸福的权益的,能够居大少数。

42、南美洲有一种树,雨树,树冠宏大圆满如罩钟,从树冠一端到另一端可以有三十米之远。阴天或夜间,细叶合拢,雨,直直自叶隙落下,所以叶冠虽宏大且密,树底的小草,却茵茵然翠绿。兄弟,不是永不穿插的铁轨,倒像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,固然隔开三十米,但是同树同根,日开夜合,看同一场雨直直落地,与树雨共老,挺好的。

43、光阴,是停留还是不停留?记忆,是长的还是短的?一条河里的水,是新的还是旧的?每一片繁花似锦,循环过几次?

44、春节的爆竹在冷过头的冬天有一下没一下的,凉凉的,似乎浸在水缸里的酸菜。

45、回想真的是一道泄洪的闸门,一旦翻开,奔腾的水势慢不上去。

46、贫穷的记忆,在情随事迁之后,像彩色片一样,能够发生一种烟尘朦胧的美感,转化为辛酸而甜蜜的回想。